冒汗點滴 - 日本截順風車

日本素來討好香港人的歡心,我不鍾情於日本是因為從來不太沉迷他們的漫畫或時裝,與不看美國電影一樣。可是,在2008 年去了日本一趟背包旅遊後,對日本的看法有了深一層的體會。

故事始於山口市 (Yamaguchi),從南韓釜山坐一晚通宵船就能到達。高傑在環遊世界時認識的日本朋友 Kurita 就住在這個城市。他招呼我們到他家住幾天,把我們招待得賓至如歸。

Kurita 和妻子在家中為我們準備午餐

山口市 Yamaguchi

Kurita 得知我們打算截順風車到廣島(Hirochima)打了一個凸,驚訝地說:

- 在日本,你們不能截順風車啊!

高傑再三堅持,離開當天,他把我們載到市內公路入口處,然後火速與我們送別離開。站在公路入口處,貨車呀、私家車呀、小型貨車不斷在跟前飛馳了幾分鐘,我們在站立的地方感受到貨車經過時地面的震盪,我很希望很快截到順風車,Kurita 因為不懂,把我們送到一個不適宜截順風車的地方。公路入口處是車輛從四方八面進入的位置,盲點多,此時車輛加速並要留心四周的車輛,一不留神,可能連我們都看不見。等了大約五分鐘,我的腿有點軟,不是累,是心慌,公路上那股強大震盪感,我到現時還是歷歷在目。

公路入口處截順風車震到腳仔軟

在我有點後悔這個決定的時候,一輛大貨車往我們處駛來,一面減速,我們高興不已。司機開了車窗,用日文與我說話,聽不懂,但我猜測他在問我們去哪裏,《Hiroshima!》他點了一下頭,示意叫我們上車,我趕快爬進車箱內,那是一輛大型貨車,人生第一次坐貨車,我用輕巧的動作大步跨上車箱,心想在日本截順風車是這麼輕而易舉,正在得意忘形之際,外面傳來一句我十分熟悉的日語《Chotto mate》,皆因鄭秀文九十年代一曲《Chotto 等等》,八十後人士都十分熟悉這句歌詞 《Chotto mate yo 愛心請你不要一次盡傾,給我一秒讓我冷靜……》是的,外面有人叫我等等,我回頭一望,這個頭戴警帽的日本漢子正站在高傑旁邊,示意叫我下車。

我氣呼呼地下車,警察打發貨車司機離開,他以事不關己的態度,眼尾都沒有睄我們一眼便開車走了。 在公路上,日警吩咐我們出示護照,然後叫我們上車回警局,我們被警察「拉了」!高傑此時醒起,朋友叮囑過他在日本截順風車是犯法的。我們不了解日本法律,在警車上擔心會否要被罰錢?馬上被驅逐出境?

到了警局,我倆被帶進一個白濛濛的房間,警員一直審視我們的護照,尤其是高傑的,這個時候高傑跟我說:

- 弊!他會不會懷疑我是恐怖分子,我到過這麼多中東國家:巴基斯坦、伊朗……

日警會說的英語不多,他凝視著高傑,說道:

- Al Qaeda(阿蓋達) , you know?

高傑猶豫地望了我一眼,想了想,說:

- 我知道那兒有阿蓋達,但我在旅程中沒有遇到他們。

警員聽懂了,再問:你去越南做什麼?那是共產國家。

高傑靈機一觸,答道:中國也是共產國家,很多人去參觀長城。

警員瞄一瞄他,看看他是否誠實作答,面部嚴肅的表情開始放鬆,再問我們留日本多久,打算去哪裏旅遊,為什麼截順風車。我們解釋道日本火車很貴,腰間沒有太多錢,可以節省的就節省。

他再指著我們的便當問:

- 這些是什麼?

- 便當,是日本朋友妻子為我們準備上路時吃的。 高傑十分費解地望著我。

- 你們有筷子嗎?日警問。

- 有。你要吃一點嗎?高傑向他交出便當。

日警面露笑容,輕輕拒絕了高傑的好意。那時大概中午十二時多,他繼續問我們訂了在廣島的哪一家酒店,那有訂酒店,我們打算在網吧過夜,沒有時間限制,環境舒適有免費飲品。